畢業生出路及表現

交大外文系所學生出路多元,除了將近39%畢業生繼續深造或深造完畢,陸續獲取哈佛、劍橋、哥倫比亞、史丹佛、倫敦大學、芝加哥大學等名校入學或學位,其餘直接投入職場。目前進入職場的系友,其中有近37%的系友投身「教育」事業。餘者平均分佈在「文化產業」(9 %)、「資訊科技」(23 %))、「商管貿易」(13 %)、「服務業類」(5 %)、「醫藥生化」(1 %)等行業類別。這說明交大外文同學,除了學術影響力指日可待,對於國內教育界、產業界已有全面而又廣泛的貢獻,顛覆外文出路只限教書與翻譯的刻版印象。


本系出路規劃

交大外文的核心價值,成為我們畢業生在學界、業界深耕的後盾。本節討論此核心價值如何構築本系「出路規劃的精神」(what)(1.1節)和「出路規劃的方法」(how)(1.2節),再而列出本系教師「出路輔導的心得」(1.3節)。本節最後討論何以畢業生的表現,呈現了「交大外文的優勢」(1.4節)。

1.1 出路規劃的精神 (what)

交大外文的設立,是為了從事「英美文學研究」與「語言學」兩個學門的研究、傳道與授業的工作。學生英文能力的訓練,有賴這兩個學門把關。補習班和其他學系,既無這些學門奧援,也就不能取得外文系的訓練成果。因此交大外文的工作,就是提供他處所無之訓練,使畢業生在學界或職場立足時,具備不可取代的利基。掌握交大外文的核心價值,成為我們規劃學生出路的基本精神。

出路可分深造與職場。如果深造是從事英美文學研究、語言學,或是相近學門的研究 (英語教學、電影研究、兒童文學等),則交大外文的訓練是足夠與扎實的,以下「系友深造表現」一節將舉例說明。深造若是非外文相關的學科,表示交大環境提供了充分支援,使我們同學取得這些學科的入學門檻。

同學職場表現,可作相同理解:與外文訓練相關職務 (教學及翻譯等文教類別),都是傳統上外文畢業生天下,這點交大外文與國內其他外文系並駕齊驅。然而我們畢業生也在交大環境的支援之下,成功打進非傳統外文的職場,如資訊科技、商管貿易、醫藥生化、服務業類,這點可能是許多他校外文系所未能企及。

交大外文的學生出路多元,在於本系堅持當初創設目的,知何者可為,何者不可為。可為者指發揮本系教師專長,奠定學生在英美文學研究和語言學兩個學門的訓練,使他們的英文專業能力,在學界與職場都超越非科班出身者的程度。不可為者,指的是棄守學門專業,從事與本業無關的教學。然而為了確保學生出路多元,交大外文又如何因應?本系作法:鼓勵學生充分利用交大其他科系的教學資源,發展自己的興趣專長,開拓未來事業選項。交大外文堅持專業,又靈活將學生視野推展到系外,才讓畢業生大放異彩。

1.2 出路規劃的方法 (how)

配合前述「可為」(堅守外文專業,汲取交大資源)、「不可為」(棄離專業)的認知,交大外文的教育方針,在學生出路規劃方面有了以下作法:

外文作為「主修」甚於「學系」的認知:交大外文一如國內大學眾多科系,向以系所為單位招生。然而這種系所本位主義,不利學生出路的規劃。實際運作時,我們把交大外文視為一個「主修」(major)概念,遠甚於傳統上從體制角度理解的「學系」(department)意義。前者好處,在於歡迎學生同時作出「雙主修」或其他「副修」的規劃。後者則多強調學生的系所忠誠度,無形中牽制與限制他們出路歸劃的視野。

「主修」概念,具體而微顯現在交大外文的課程規劃裡:我們所有必修課程集中在前三年教授,空出的第四年,學生可以自由投入其他「主修」或「副修」課程。這時他們所隸屬的外文「學系」,便只凸顯「主修」的意義。

推動與鼓勵學生加入學程:交大外文設有「人文管理學程」,提供以外文作為唯一主修的同學一個機會開拓視野。校內同時設有眾多其他學程,如法律學程、教育學程等,讓外文系同學按個人興趣增加新的專長。學生如覺得「雙主修」或「副修」的選擇會加重學習負擔,則學程就是很好的選項。

開設「生涯規劃」課程:本系每年與諮商中心共同開設一門「生涯規劃」選修課程,除了協助大一同學規劃大學生活,也引導同學如何思考未來出路的規劃。課程並邀請事業有成之外文系系友返校演講、座談,建立同學對於外文教育的信心。

提供實習機會:協助學生在學時,取得實習機會。例如2007年暑期,得到人社院院方支持,實習的在學同學便有《英文中國郵報》(The China Post)的廖怡潔(9443026),美商康寧 (Corning)的許雅惠(9343052)。經過實習,學生增強相關領域的實戰經驗,畢業後表現就值得期待。

1.3 出路輔導的心得

多年教學相長,本系教師累積了以下的輔導心得:

建議「事業」甚於「職業」的規劃:強調「事業」(career) ,而非「職業」(occupation),學生才能作長遠的職場規劃。例如,「教育」是「事業」,「教書」只是「職業」;以從事「事業」的高度和使命教書,才能維持這份「職業」的品質與壽命,成就感更高。有了「事業」作宏觀參照,才能作各類職場評估,包括「職業」更動的機會和風險,以及繼續深造的必要。

提出「雙圓交集」與「扇形路徑」的概念:我們會建議同學在決定未來所要投身的「事業」時,先行畫下兩個圖表──「雙圓交集」與「扇形路徑」──作出規劃。「雙圓交集」:如果外文系訓練是第一個圓圈,第二個圈便是同學志趣所在。他們在學時必須找出兩者交集,使得兩個領域的訓練不致脫勾。交大外文所有的「學程」設計便是這種「雙圓交集」思維的產物。

「扇形路徑」:概念取自颱風路徑的潛勢預測;在未來若干時間內,颱風將在所預測的「扇形路徑」內推進。我們建議同學也為自己未來的變化(選課、培訓、實習)建立一個「扇形路徑」。這時決定進入哪個行業就不會三心二意,或取捨不當,使得努力毫無累積。例如,同學決定從事軟體業,課程選了「智慧財產權法」,就落在同個扇形區塊。每位同學的「扇形路徑」都大有不同,只要建立過程經過務實的思考,並有清楚的目標、理念,相關路徑便算合理可行。

建立英文能力作為利基的求職策略:當學生確定了所要投身的「事業」為何,並畫出自己的「雙圓交集」和「扇形路徑」,他們就能理解,外文系教育所提供的英文訓練,不再是消極的限制 (「只能教書、翻譯」),而是積極的利基。例如,畢業生欲從事新聞或外交工作,若作好相關領域的準備,就能以優異的英文能力獲得優先錄用,在新聞系與外交系的畢業生中勝出。於是,只要堅持外文系教育的核心價值,我們的同學就會有寬廣的出路。

理解職場的門檻不高、開放而多元:輔導過程中,我們一直要為同學與家長導正一個誤會:今天職場上,須要完整科班訓練而又養成時間漫長的職業,已經越來越少 (例如牙醫和國劇演員)。泰半職業都不計較學歷、出身 (如行政院長,太空人),反而倚賴離開學校後的再學習能力。

以新聞、行銷或外交工作為例,被錄取後,通常需要進行職前訓練;所以錄取與否,常取決於應徵者是否具備可被培訓的條件。這個條件就是進入職場的門檻。我們鼓勵同學努力達到這道門檻,就新聞、行銷、外交及許多其他工作而言,其實不是很難達到。反而,因為完整的外文訓練是高門檻,短期內培訓不來,他系學生難以取代,我們對於自己畢業生多元的出路也就深具信心。

重視品格作為核心價值:輔導過程中我們告知同學,能在職場立足,品格比能力重要,而且品格往往就是能力。舉凡所有正面價值如堅持、毅力、謙和、誠實、合群、勤奮、勇敢 (包括不在恐懼中作下出路決定),都是事業成功的要件。外加求知慾、有理想、有創造力,不論從事什麼行業都會有豐碩的成果。

爭取社團經驗與實習機會:輔導過程中我們發現,學生長期受到保護,缺乏生命歷練,於是對於職場生涯有所恐懼。最常發生的是不知自己志趣為何;就算知曉又缺乏自信,自覺永遠準備不足。我們乃鼓勵同學增加社團經驗,爭取實習機會,為自己建立一個現實原則 (reality principle),再而豐富自己的生命經驗。如此,他們作升學與職場規劃時,才能展現格局。

1.4 交大外文的優勢

在實際討論畢業生的升學與職場表現之前,我們必須指出,他們優異的表現展示了交大外文系所具備的優勢。優勢可分主觀與客觀兩面。前者指本系的努力所造就的優勢,何以超越他校的傳統外文系;後者概指客觀與先天環境為本系所帶來的優勢。以下討論先從客觀的部分談起。

1.4.1 客觀因素

外文學門的優勢:外文系畢業生,在一般觀感中只能從事教書與翻譯的工作。這是對外文學門優勢的一個錯誤認識。如前一節所述,我們是在輔導學生作出路規劃的過程中,逐漸發現外文學門在職場上的優勢。尤其發現,必須堅持外文系教育的核心價值,這道優勢才能維持。採取了正確的輔導策略,本系充分發揮外文學門的優勢。這點發現,其他大學外文系未必知悉。

如前所述,外文訓練是個高門檻,短期內培訓不來,而台灣作為海島型國家與經濟體,對外生存極其依賴英文。英文也就具備產值,直接影響到台灣的國際競爭力。只是外文系的相關產值一直遠被低估,然而外文系對於延續國家命脈的重要性,以及因此而產生的影響力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這點客觀因素,使得交大外文畢業生在各個行業都受到重用。

錄取學生稟賦優異:本系所錄取學生,是全國學生中之佼佼者。因是可造之材,也就有利本系堅持核心課程的教學與學習品質。畢業生表現也就在一般水準之上。

交大品牌與業界網絡:交大品牌在產業界有著卓越的聲譽,加上交大人的職場網絡 (connections)綿密,對我們學生出路有著很大的加分效果。交大外文教學品質堅實,於是很快能讓業界知悉,更是因此擦亮交大品牌。

交清兩校資源豐富:交大資源本就豐富多元,加上毗鄰的清大,同是學科無障礙校園,使得學生可以共享兩校各系所全數教學資源,學生出路變得無限寬廣。某些老式國立大學,對於外系學生修課限制重重,以致其外文系學生只能固守文學院科系,出路自然受限。交大外文完全沒有這個問題。我們畢業生出路,於是相當平均地分佈在文教、資訊、商管、服務等各個區塊。

1.4.2 主觀因素

堅持核心價值:交大外文堅持外文系教育的核心價值,因此以堅實的英語文訓練,為同學開拓職場利基。利基使英文能力具備產值。不論同學深造還是進入職場,他們都認為英文能力是他們最重要的條件之一。

有積極的輔導:如前一節所述,交大外文對於同學出路進行井然有序的輔導,協助他們作出升學與就業的決定。本系教師投注在這項輔導的時數,是課業輔導之外最大的一宗。

寬裕的求學進程:交大外文必修與選修課程,如有必要,可以密集在三年內修習完畢。學生將有足夠的時間,將心力投注到他們第二專長,無形中鼓勵他們利用交清豐富資源,為所要進入的職場領域作好準備。由於國內就職門檻已拉高到研究所,他們於是將有寬裕的時間,準備國內外研究所的申請與考試。其他活動如培訓、實習、就業等之前期作業,都可以從容進行。

鼓勵自主學習的風氣:交大外文設有自學中心,配有個人電腦數台,購置當期各種英文刊物,藏有豐富參考讀物與各類視聽資料,是個學生可以進行自主學習的場所。自學中心收藏之「鎮館之寶」包括了30冊英文版《大英百科全書》(Encyclopedia Britannica)和20巨冊的《牛津大辭典》(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),合計新台幣100,000元。自學中心也是一個以學習作為主要功能的社交場合,有利學生做學習互動、相互請益。其次,交大外文也發起全校性的英語互動的活動English Lunchtime,每週提供同學一個使用英語交流的場合。最後,最重要的大型自主學習活動是大四畢業生的英語戲劇公演。目前挑戰過的名劇包括莎翁的《第十二夜》、王爾德的《不可兒戲》、莫里哀的《大土匪》、達里歐佛的《決不付帳》、懷爾德的《小鎮》、羅伯特.托馬斯的《八美圖》, Robert Harling的《鋼木蘭》及2011年《大審判》,近年已移到校園之外的新竹市立演藝廳對市民公演。同學自行策劃劇展、擔任導演與演員,自行尋找校外擁有豐富劇場經驗的專業老師指導。過程中他們也自行向科學園區的廠商籌款,從事宣傳、負責公關、控制預算。同學的職責有如實際執行一家公司的營運,系上老師則只從旁協助與監督,發揮的只是公司董監事的功能,並不直接干預同學的決策。無形中,這讓同學學習挑起大樑、自尋困難解決之道,使得他們步入社會之前,學得自力更生的能力。2010年就讀美國Carnegie Mellon大學藝術管理碩士班的李文璇(9143002),由於擔任過《大土匪》一劇的導演,便以交大外文戲劇公演的經營模式,作為她的課堂報告,與美國同學分享。

國內各外文系,並不必然擁有一個類似交大外文的自學中心場地;就算有了硬體,亦未必就能發揮自主學習的功能。就英語互動的活動,並非每個外文系都能發揮類似交大外文對於全校的影響力。戲劇公演或畢業劇展,固是國內許多外文系的例行節目,可是很少能像交大外文一般,是個無需系上教師親自領軍的劇組和募款機器,卻能在募得近百萬元的款項之下,取得英語原著授權,製作一部影響力跨出校園的英語年度大戲。自主學習與成長成為交大外文的風氣,使得同學進入職場立於不敗之地。

系所文化活潑:交大外文為新創系所,沒有傳統包袱。由於不必顧後,大有精力瞻前。正因學門變化日新月異,本系教師必須在研究方面留意最尖端的發展,茲以開發獨門的理論與發現。同樣的態度,展現在本系教師的教學態度,以及對於職場變化的觀察。我們發現,只要能夠維持外文學門最為核心的價值 (是為我們研究生命所繫),其他事項靈活因應,是我們面對學生需求與外界變化最好的辦法。由於鼓勵學生靈活因應,他們在這變化多端的世界裡都能順勢發揮所長。系所新創,造就交大外文活潑的系所文化;師生主動積極,也便造成我們畢業生有著各式各樣的成就。